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龙小葵:发布-信息量巨大!港澳办主任重磅讲话阐述“爱国者治港”三标准

  原标题:信息量巨大!港澳办主任重磅讲话阐述“爱国者治港”三标准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

  原标题:信息量巨大!港澳办主任重磅讲话阐述“爱国者治港”三标准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 陈青青]自去年2月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后,夏宝龙在22日举行的全国港澳研究会视频研讨会上发表首次公开重要讲话,对“爱国者治港”原则和香港选举制度的完善进行详细阐释。

  多名香港和内地政治分析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夏宝龙此次讲话释放出大量重磅信号,标志着中央已对上世纪邓小平提出的“爱国者治港”标准进行提升并进一步清晰化。夏宝龙的有关论述显示出,中央认为特区选举制度漏洞是造成香港当下诸多乱象的根源,急需修补,更传递出有关下一步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的基本框架的信息。

  提升“爱国者治港”标准:不挑战中央、接受中共领导、爱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前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2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夏宝龙对“爱国者治港”的论述意味着中央对“香港爱国者”的定义标准比1997年前邓小平提出的“三个标准”有进一步提升,尤其体现在“不得挑战中央权力”“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绝不允许损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三点。

  他进一步解释说,这一标准的改变是由于香港有两大趋势并未在回归后改变,尤其在最近几年里甚至愈演愈烈:一是反对派愈发强化“对抗中央”和“对抗宪法与基本法构成的宪制秩序”的基本立场,并勾结外部力量意图夺取特区管治权;二是外部势力干预、渗透香港的步伐并未停止,甚至希望把香港变成针对中国政权的“颠覆基地”。此外,由于行政立法对立导致无法有效施政,回归以来特区政府管治维艰、威信不振,“行政主导”更无从说起。

  “在这一局面下,有必要提升对‘爱国者’的定义标准,站在国家大局的角度看待香港问题,把国家民族意识放在更高的位置。”刘兆佳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夏宝龙在当天的讲话中明确,爱国不是抽象的,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他同时强调,在中国这个实行社会主义民主的国家里,可以允许有不同政见,“但这里有条红线,就是绝不能允许做损害国家的根本制度,也就是损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事情。”

  刘兆佳认为,夏宝龙强调的“爱国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针对香港反对派长期宣扬的一个观点,即把“历史中国”“文化中国”“地理中国”和“民族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立起来,把中国的概念抽象化并与现实中存在的中国对立,并以此为由拒绝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效忠。秉持这一观点的人不会被视为“爱国者”,未来也将不能进入特区管治架构中去。

  他同时表示,夏宝龙的话同时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即“爱国者”必须承认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并接受中共的领导。中国共产党是全国性的执政党,只是在香港采取一套独特的行政管理方式,而香港并非一个“独立政治实体”。他表示,这同时意味着肩负特区管治责任的人可以不信奉共产主义,但必须坚决执行中国共产党制定的“一国两制”政策。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港澳研究室主任张建2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爱国者治港”的要求是动态发展过程,而当下的香港政治格局也已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不相同,尤其现在一些反中乱港分子已通过选举漏洞进入特区管治架构,成为香港诸多乱象的根源。“因此,习近平主席1月27日听取林郑月娥2020年述职报告时提到的‘爱国者治港’,已是对原有内涵的提升与发展。”

  不过,夏宝龙在讲话中同时强调,“爱国者治港”绝不是要搞“清一色”。香港社会多样多元,部分市民对国家、对内地了解不多,甚至对国家、对内地存在各种成见和偏见。对这些人的取态,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也坚信他们会继续秉承爱国爱港立场,与反中乱港分子划清界限,积极参与香港治理。

  刘兆佳对此解读认为,“忠诚反对派”也是“爱国者”的一部分。他解释称,“忠诚反对派”可以对政制改革有不同意见,对香港经济社会治理有不同意见,但只要在宪法、基本法框架内活动,不勾结外部势力,不危害国家安全,中央可以接受,甚至希望现在的香港反对派成员转化成“忠诚反对派”。

  或仿效“国安法”路径,全国人大直接作出改革决定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田飞龙22日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表示,夏宝龙在讲话中强调,完善相关选举制度必须“尊重中央主导权”。这意味着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或将效仿此前“国安法”的颁布路径,即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宪法第三十一条有关中央对特区制度创制权的内容直接作出决定,香港特区政府配合并执行,而不走此前“特区提出、中央批准”的政改“五步曲”路径。

  夏宝龙在22日的讲话中同时表示,反中乱港分子、“港独”等激进分离势力通过各类选举进入特别行政区治理架构,包括立法会、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区议会等机构。他们利用这些平台散播“港独”主张,抗拒中央管治,煽动对内地的不满情绪,肆意阻挠特别行政区政府施政。他们与街头暴力分子一样,都是政治上彻头彻尾的“揽炒派”,是香港的乱源。

  刘兆佳认为,夏宝龙这段论述,意味着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必须是全面的改革,将牵涉到选举办法、选举活动和经费、候选人资格审查、议员和委员履职前的宣誓、议员和委员在履职后的监察、对外部势力的监管等方面;也意味着改革的对象将不仅涵盖行政、立法领域,还将包括区议会等法定机构人选的选举,甚至司法机关人选的确定。

  而张建则进一步认为,夏宝龙提及的“重要法定机构”还包括一些因立场偏颇而遭民众抗议的公营机构,譬如香港电台,这些接受政府任命的负责人也应当符合“爱国者”的标准。

  两个核心措施:“入”与“出”

  香港选举改革将可能有哪些具体举措?刘兆佳表示,具体改革措施将有两个核心:一是“入”,即审查候选人资格,倘这方面把关严密,非忠诚反对派人士将根本不能“入闸”成为候选人,后续问题也将较为简单;二是“出”,应建立并严格执行制度,倘不符合“爱国者”标准的人侥幸进入,可剥夺其议员或选举委员会成员的资格。

  分析认为,倘若依次方向展开选举改革,优化“入闸”“出闸”制度,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当选区议员的部分反对派人士或将被剥夺区议员资格和成为选举委员会成员的资格。

  当天,夏宝龙还表示,香港选举制度绝不能简单照搬或套用外国的选举制度。对此,刘兆佳认为,任何选举制度反映的都是该国或该地区内部不同力量的互动、妥协与斗争,目的在于达到良好的管治。“一国两制”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制度,这意味着香港的选举制度也会有其特殊性,而其具体设计也必须有利于达到“一国两制”的重要目标,即维护国家安全、保障香港繁荣稳定,以及维系良好的中央与特区关系。

  这名特区政府前顾问预计,西方国家和港内反对势力一定会对中央的选举改革计划作出联手反弹,但预计不会在港内激起太大的负面效果。

  22日下午,林郑月娥会见记者时表示,完善选举制度,就是为了令在政府、立法会及区议会内管治香港的人,都是爱国者。根据《基本法》,治港者包括特首、主要官员、立法会议员、法官、区议员和公务员。

  她同时强调,政治体制问题是中央的事,而选举制度是其中重要一环,并非特区高度自治的一部分,因此政府及她本人都非常尊重中央完善选举制度的主导权,并会全力配合。她称,未来12个月,香港有立法会选举、选委会选举和特首选举,而中央也形容选举制度问题有迫切性,相信中央会考虑相关时间表。

  “这次香港选举改革将构成‘一国两制’制度的一个‘宪法时刻’(constitutional moment)”,田飞龙对《环球时报》记者称,即这次改革将是一次制度性、结构性、体系性的改变,不同于既往的小修小补,将在“一国两制”发展史上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

  点击进入专题:

  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局势趋稳

  责任编辑:张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华百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gagaby.com/3588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